<delect id="k7zxo"></delect>
<object id="k7zxo"></object>

      <i id="k7zxo"><option id="k7zxo"><listing id="k7zxo"></listing></option></i>
      <i id="k7zxo"></i>

        <i id="k7zxo"><option id="k7zxo"><listing id="k7zxo"></listing></option></i><thead id="k7zxo"></thead>

        <delect id="k7zxo"></delect>
        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阎云翔:当代中国社会道德变革的轨迹

        更新时间:2019-04-08 17:32:36
        作者: 阎云翔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道德变迁的轨?梢源3个方面进行归纳:首先是价值观方面的变化,从过去强调责任和自我牺牲的集体主义伦理,向一种强调权利和自我发展的个体主义伦理转变;其次是道德判断的标准发生了多样化的变革;第三是公德变得越来越重要。40年来道德变迁轨迹的标尺包含4个刻度,由低向高排序分别是:底线道德,个体主体性和尊严,同理心和社会信任以及社会公德。用这个标尺去衡量,中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所经历的是一场深刻复杂的道德转型,而不是道德;。这一轨迹和标尺也为构建良善社会提供了方向和机遇。

           关键词:道德主体;个体化;多元化;公德;道德变革

          

           导言

           今天要讲的,是我多年研究道德变迁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其中有些观点并不成熟,仍在探讨中。我很期待能够借此得到大家的评论和批评。下面是我今天要讲的4个主要观点。

           第一条主线,从改革开放以来到现在40年了,我们应该对伦理道德这个特定领域的变迁,做一个什么样的基本评估?正如演讲题目显示的那样,我不太同意很多人说中国这些年正在经历的是道德;。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客观地讲是道德转型,而不是道德;。所以,第一点主要是讲我的基本评估。

           接下来,我从3个不同方面来梳理过去40年来中国道德变迁的主要轨迹。首先是价值观方面的变化。通过考察一系列价值观体系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从过去那种强调责任和自我牺牲的集体主义伦理,向一种强调权利和自我发展的个体主义伦理的转变。这是我要讲的第一条主线。这个转变是正在进行过程中的,无人可以预知它将来会转变到什么方向去。但不管怎样,因为这种转变,我们每一个人的自我、我们的道德主体也在经历着类似的转变。这是一个重新塑造自我的过程,其中充满了很多挑战。一个最简单、最基本,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临的挑战便是:在巨变的时代和社会里,做人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做人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临的内在挑战,这也是我们中国文化的特色。

           第二条主线,是探讨我们之所以对道德;母惺苷饷辞,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对于什么是道德、什么是不道德的判断标准发生了变化?我们的社会从先秦一直到晚清,都有一个相对稳定、单一,甚至具有绝对性的道德权威的存在。而这个道德权威给我们的标准,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共享的。我们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所有人的行为,得出的判断也大致差不多。但是从某个时候开始,那个单一的、绝对权威的标准坍塌了,代之而来的是不同的标准;痪浠八,道德判断的标准发生了多样化的变革。如果这种情况是真的话,那么我们根据不同的标准做出的判断,可能是整个社会总体道德很不一样。道德景观也发生了多样性的变化。这是我讲的第二条主线。

           第三条主线,是在过去的40年中,公德变得越来越重要。无论我们的;堑赖挛;虻赖禄,或者是我讲的道德变革,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主线就是公德。我们对公德怎么看和如何判断公德的发展,又会反过来影响我们对整个道德景观的判断。

           上面说的3条主线都是一般性的概括。人类学研究一般不会做这样的概括。如果想做这样的概括,一定要有特别扎实的微观经验研究做基础。我也是在最近一两年才开始总结这些东西。

           我过去关于道德变迁的研究都是经验性的个案分析,而且侧重于分析那些突破道德底线,冲击民众三观的个案。例如,这篇2009年发表的《The Good Samaritan’s New Trouble:A Study of the Changing Moral Landscape in Contemporary China》,分析的是媒体屡屡报道的做好事被人讹诈的现象。比如街上的老人摔倒了你去扶,老人转过来说:“是你碰的!”然后索取金钱赔偿。我在2012年发表的《Food Safety and Social Risk in Contemporary China》,讲的是食品安全问题。这篇文章写得比较长,讲得比较复杂,但直接相关一点讲的是绝对的突破道理底线的行为,有意识地去做一些对人有伤害的行为,我们国内流行的说法是相互投毒的行为。例如,作为瓜农,我知道用某种生长剂可以让西瓜长得特别大,所以我不吃西瓜,但我总得吃别的吧?而我却不能保证别人生产的东西中是否含有有害的化学药品,所以这对我们整个社会信任、对陌生人的判断产生了非常直接的影响。2018年的文章《The Ethics and Politics of Patient-Physician Mistrust in Contemporary China》,讲的是中国的医闹、医患关系问题。我的着重点是权力关系和尊严的问题,就是医患双方在近二三十年来,对个体尊严的重视,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关系的紧张。因为在过去的医患关系中,病人是处于完全弱势的地位,医生是绝对的权威,同时医生也是悬壶济世的道德权威。当医生作为一种专业人士完全接受了市场化逻辑,同时又不愿放弃过去那套文化理念,他们便无法接受病人在伦理意义上与他们平等。病人对知情权有了新的认识之后,和医生产生的矛盾,在很大程度上会归咎于医生不尊重个体,不尊重病人的尊严,最终导致冲突激化。此外,我还在2014年发表过《The Moral Implications of Immorality:The Chinese Case for a New anthropology of Morality》,这篇文章重点考察的是不道德行为以及完全突破道德底线的行为,在整个伦理学体系中的含义和影响是什么,同时我还分析了为什么学术研究,特别是人类学研究,总是回避人类行为黑暗面(例如日常生活中的不道德行为)的问题。

           上述个案研究,说明社会流行的关于道德;目捶,有一定的事实基础,我对此不仅有较充分的了解,而且做过专门研究。但是,当在更抽象的层次,总结和概括40年来道德变迁的过程时,我们不能局限于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个案,而是要观察和分析总体性的趋势。这便是我下面要讲的变化轨迹。

           但是,在进入今天的主题之前,我还想简单地介绍我使用的几对概念。

           第一对概念是伦理(Ethics)与道德(Morality)。在分开使用的情况下,伦理指的是一整套社会流行的价值观、伦理规范、行为规范或类似于像密码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我们通过社会化过程学到的。道德更多指的是行为,是社会实践。我们有了这一套伦理观念和行为规范是一回事,而我们具体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人类学家一直强调你怎么想的、你怎么说的、你怎么做的,这是3套完全不同的事情。而当我们去做调查的时候,你跟我说你想的,或者你跟我说你做过的事又是第4个事情。因此我们在分析的时候,至少要对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差异,有清醒的认识。但在更多时候,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道德这个词,经常被放在广义的框架和背景中使用。这个时候道德指的是伦理和道德。

           第二对概念是伦理的话语(Ethical discourse)跟道德的实践(Moral practice)。我在学术分析中试图把它们分开来,可在真正的生活中是分不开的。我们不可能先讲完了道理再去做某件事儿,但这不是说做事儿的时候我们的脑袋里一点概念也没有。就在那2秒钟之内,你的伦理对你的道德行为起了作用。但事后我来找你访谈,你会努力为自己的行为提供一个解释。比方说,2011年小悦悦事件之后,记者去访问那些人:“您当初怎么想的?您看见她时为什么就没停下来救她?”这个时候叫Moral Reasoning,这是说,我通过一种理性的反思来给我的行为做一个合法化的解释。

           第三对概念是私德(Private ethics/morality)和公德(Public ethics/morality)的概念。我讲到公德的时候,想强调这件事是中国语境下特别重要的事。比方说,如果我在美国用英文讲私德跟公德的区别,听众很可能会觉得一头雾水。因为我们这里讲的很多公德行为——比方说过街要不要遵守红绿灯——实际是私德,是你个人的行为。你去参加投票选举,这才是公德。所以,在中国特定语境下,为什么私德在社会情景中变成了公德?而公德又成为我们这个社会中更加重要的议题,也是我想讲的事。不管怎么样,这里的私德指的是伦理道德发生在私人生活领域中,规范亲属关系之间的互动行为。儿子孝敬给老爹10万块钱,这是私德。而儿子捐助灾区10万块钱是一个公德行为。公德行为是指在公共领域,更多的是在公共空间中发生的陌生人之间的互动。限制这些人互动的规范和行为模式是公德。

           第四对概念是日常生活中的伦理观念道德行为(Ordinary ethnic)跟理论化的伦理观念道德行为(Theoretical ethnic)。前面的这个叫做ordinary ethnic,这不太好举例,因为伦理道德中在正常情况下就像空气对我们一样重要,不能缺少,但是我们又感觉不到它重要。如果突然间没氧气了,你一定觉得氧气很重要。什么时候我们觉得伦理道德很重要?一定是不道德的事情发生了的时候。理论化的伦理换句话说就是Moral philosophy,即伦理学,讲的是特别抽象的、对于人应该变成什么样子、应该怎么做的概括。伦理学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陈义过高,所提倡的那些东西是平常人做不到的。如果理论化的伦理道德陈义过高的话,会导致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脱节。如果二者之间的脱节过多的话,会导致一种不光容忍而且鼓励虚伪的文化现象,就是说一套做一套。比较好的情况下,二者之间的脱节没这么大,后者只是前者基础上的高度概括而已。

           最后一对概念我讲的是作为底线的伦理道德(bottom-line morality)和我们应该做成什么样的伦理道德(admirable morality)。其实道德不是一件特别高尚的事,道德应该是每一个人都应该而且可以做到的事。这便是底线。对我来讲,底线道德比道德理想更重要?墒窃谀承┪幕锞诚,理论化的伦理体系强调的是理想境界。典型例子便是儒家伦理观。儒家伦理要通过君子来体现,但社会中不是每个人都是君子。在传统语境下,君子是少数去统治别人的人。当孔夫子讲那套东西的时候,他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生活中如果我们用这套东西来衡量我们的行为,认为只有那样才是道德,这就导致前面说的二者之间的脱节,一种通过文化而系统化的虚伪。这是我讲的最后一种区别,底线道德和值得提倡的道德模式之间的区别。

          

           一、道德;只虻赖伦?

           这张幻灯片显示的事件,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每一个10年左右有一个特别关键的、被很多人认为是伦理;谋曛。80年代是三信;,即信仰、信任和信心;。为什么?因为背景是共产主义道德及道德观。80年代发生的是对这种道德观的怀疑、质疑和挑战,所以给人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当时媒体的讨论、社会的公共舆论都在讲三信;。

           接踵而来的是商品化大潮。每个人都在讲商机的问题,1993年的下海潮,甚至北京胡同里的老太太都在商量合作开个公司。这种情况下,接踵而来的是对商业、商品化的恐惧。我还记得1979年,中央电视台登的第一则外商广告是西铁城手表广告。之后,很多观众来信抗议,说我们堂堂的中央电视台怎么能做外国人的商业广告。所以这个时期的伦理道理;、道德滑坡指的是这些东西。

        接下来是性产业的出现。曾在20世纪50年代被消灭的娼妓现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infoconcrete.com)
        本文链接:http://www.infoconcrete.com/data/115843.html
        收藏
        瑞丰贵宾厅酒店_瑞丰贵宾厅集团_瑞丰贵宾厅娱乐平台 腾讯视频| 私人订制| 企查查| 中国女足4-0美国| ladygaga宣布分手| 潘玉程破世界纪录| 乐视大厦遭拍卖| 喜团| 企查查| 蜡笔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