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k7zxo"></delect>
<object id="k7zxo"></object>

      <i id="k7zxo"><option id="k7zxo"><listing id="k7zxo"></listing></option></i>
      <i id="k7zxo"></i>

        <i id="k7zxo"><option id="k7zxo"><listing id="k7zxo"></listing></option></i><thead id="k7zxo"></thead>

        <delect id="k7zxo"></delect>
        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海英 余永定:中国的投资率是多少?

        更新时间:2019-10-21 23:57:02
        作者: 吴海英   余永定 (进入专栏)  

           [摘要] 对中国投资率真实水平的判断决定了中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的走向,是必需进一步降低还是可以适当提高投资增速。中国官方统计显示,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长期明显高于GDP增速,但投资率却基本稳定。这种矛盾现象的存在源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与固定资本形成统计差异的日益扩大。本文在差异原因分析的基础上,发现2012-2014年,大约只有18%的差异来自二者统计口径的不同。以不变价计,2012-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按GDP核算原则调整后的投资率已逼近60%,远大于官方公布的47%。固定资产投资与固定资本形成统计的巨大差异严重影响了中国国民收入统计的可信性。完善投资及整个GDP统计、调整投资增速降低投资率、提高投资效率刻不容缓。

           关键词:投资率、固定资产投资、固定资本形成、增量资本产出率

           JEL分类号:E01  E22  E23

          

           一、引言

          

           在未来的五至十年,中国面临着经济结构调整的艰巨任务。调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使投资率维持在一个可持续的合理水平上,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最重要目标之一。

           长期以来,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高于GDP增速,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投资率最高的国家。即便是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大幅下降的今天,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依然接近GDP增速的两倍。2015年,中国GDP实际增长6.9%,而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增速高达12%。但是,同样根据官方统计,2010-2015年中国投资率却保持在47%左右,并未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看上去完全不合乎逻辑的现象?中国真正的投资率是多少?

           正确估算投资率对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调控具有重要意义。理论上,只有当总需求各个构成部分对GDP之比,包括投资对GDP之比——投资率大体稳定,经济增长才可持续。如果投资增速持续高于GDP增速,投资率就会不断上升。而投资率不断上升意味着经济增长处于一种不可持续的非稳定状态。投资率越高,投资率由不稳定状态到稳定状态的过渡对经济增长的冲击就越大。为避免投资率调整和转换对经济增长造成严重冲击,我们必须从中国投资率的真实状况出发,正确测算投资率,然后给出投资率变动的各种可能预案,制定相应的对策。否则,中国的宏观调控就有可能变成盲人骑瞎马,最后因错误决策陷入;蛔灾。例如,以2010年不变价计,2012-2014年,按GDP核算原则调整固定资产投资得到的投资率已逼近60%,由官方数据计算的增量资本产出率已接近7。面对这种低效投资,中国恐怕就不得不下调投资增速,更多依靠消费推动经济增长。反之,如果中国投资率真如官方数字所显示的,稳定在47%左右的水平,则中国进一步提高投资率的可行性就不能完全排除。

           正确估算中国投资率的关键是厘清中国两个投资数据之间的关系。第一个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以下简称固定资产投资),它是官方统计投资的基础数据。它经过一系列口径调整后得到第二个投资数据-GDP支出法中的固定资本形成。固定资本形成和存货变动之和占GDP的比例便是投资率。由于存货变动数额相对固定资本形成很小,我们计算投资率主要关注固定资本形成。1992-2002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与固定资本形成的差异很小,之后,差异越来越大。2014年,固定资本形成只占固定资产投资的55.2%。二者相差22.9万亿人民币,占当年GDP的36%,这种差距已经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国家统计局前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许宪春(2014)阐明了这两类投资数据的统计口径差异,但没有做具体的数据调整。张军(2014)给出了调整结论,但与我们的调整结论不同。

           本文具体给出了固定资产投资到固定资本形成的调整过程,分析了二者差距的来源和可能原因,重新估计了投资率。我们的结论是:2012-2014年,大约只有18%的差异来自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统计口径的不同,支出法GDP中的固定资本形成,越来越成为生产-收入法GDP扣减消费、货物服务净出口、存货变动之后的余值,而不是来自投资统计收集到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地方固定资产投资高报是固定资产投资越来越偏离固定资本形成的重要原因。以不变价计,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按GDP核算原则调整后得到的固定资本形成占GDP的比率目前已逼近60%,地方固定资本形成汇总占地方支出法GDP的比率也接近60%,均大大高于统计局公布的47%的投资率。2012-2014年,使用中国支出法GDP官方数据计算的增量资本产出率接近7,已经是经济发展同阶段的日本韩国台湾的2倍多。中国完善投资及整个GDP统计制度、调整投资增速降低投资率、提高投资生产效率已迫在眉睫。

           本文结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是不变价官方投资率和投资增速,第三部分是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差异分析,具体讨论其理论差额与官方差额的关系、规模及原因。第四部分是重估中国的投资率,最后一部分是结论。

          

           二、官方投资增速和投资率

          

           投资(Investment)在中国的经济词汇中包含诸多不同的含义。投资可能是指固定资本形成(Fixed Capital Formation)。在过去二十几年中,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固定资本形成是指“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购置、转入和自产自用的固定资产,扣除固定资产的销售和转出后的价值”(朱之鑫、2001)。而固定资产(Fixed Assets)则是指通过生产活动生产出来的并在生产过程中反复或连续使用一年以上、单位价值在规定标准以上的有形或无形资产,不包括自然资产。在支出法GDP中,固定资本形成和存货变动一起构成了资本形成总额。由于存货变动数额相对较小[1]存货变动数额相对较小 ,本文主要讨论固定资本形成,国家统计局每季度和年度公布该数据。

           投资也可能是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Fixed Asset Investment)这个更受关注的概念。固定资产投资含义是指“是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在一定时期内全社会建造和购置固定资产的工作量以及与此有关的费用的总称”(国家统计局,2014)。它是反映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结构和发展速度的综合性指标,又是观察工程进度和考核投资效果的重要依据(国家统计局,2014)。固定资产投资由地方自下而上汇总得到,由国家统计局每月发布。固定资产投资是计算固定资本形成的基础数据。

           统计实践中,固定资产投资由多个分类的投资组成。按地区,固定资产投资=31个省市区固定资产投资加总+不分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按统计对象,固定资产投资=固定资产投资建设项目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农村住户投资。按投资构成,固定资产投资=建筑安装工程+设备工具器具购置+其他费用(包含土地购置费)。按建设性质,固定资产投资=新建+扩建+改建+单纯建造生活设施+迁建+恢复+单纯购置。按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投资等于各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加总。

           考察上述各种投资增速、GDP增速和投资率,都需要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考虑不变价增速和不变价投资率。在中国,官方只公布GDP不变价增速,不公布支出法GDP各构成部分的不变价增速。其不变价增速计算受价格指数基期选择的影响。鉴于研究国民收入统计的权威经济学家伍晓鹰(2015)对中国官方GDP增速计算提出质疑,但他所计算的2010年不变价GDP增速为11.3%,同统计局公布的10.7%比较接近,因此我们选择2010年作为计算的基年。

           我们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GDP不变价增速和GDP分项增长贡献率,来计算中国官方不公布的资本形成不变价数额、增速和官方资本形成率(投资率)(见表1)。首先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不变价增速和2010年GDP名义值(也等于当年不变价),计算各年GDP不变价的水平值及增量。其次,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终消费、资本形成和货物服务净出口三者每年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按定义等于三大需求增量与支出法GDP增量之比(国家统计局,2014),得到消费、资本形成(投资)和净出口各自每年不变价增量[2] 。因为2010年这三个分项的现价值等于各自不变价值,所以可以推出各分项基于2010年价格的,各年不变价水平值,从而得到相应的消费、资本形成和净出口不变价增速。

          

           图1:中国官方不变价投资增速与投资率(资本形成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和作者计算。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和作者计算。

          

           造成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超过GDP增速但投资率基本不变[3] 这一矛盾现象的原因并不复杂。在中国的统计中,投资率的分子并不是固定资产投资而是资本形成。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长期以来一直大大高于资本形成的增速(见表1),2002-2011年,每年平均高出6.2个百分点。2012-2015年,两者增速差距扩大到平均每年8.9个百分点。既然如此,投资率基本不变也就没有什么令人奇怪了。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大高于资本形成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和资本形成两个概念在经济理论上并无很大差异。因而,两者的增速也不应该出现巨大的系统性差异。

          

           三、两个投资概念的异同

          

           1. 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的统计口径差异

           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在统计定义和用途上有差别。从固定资产投资出发,经过相应的数据调整可以得到固定资本形成。固定资产投资是从建设项目管理角度设置的指标,凡是建设项目需要支付的费用都包括在其中。而固定资本形成作为支出法GDP的构成部分,按照GDP核算的基本准则,必须是生产活动创造出来的产品才能计入固定资本形成。归纳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2014)对两个指标的说明,可以得到二者在理论上的差异(见表2)。

          

           根据以上说明,从地方基层汇总得到的固定资产投资基础数据出发,根据GDP核算原则,调整后可以得到理论上的固定资本形成。

           理论上的固定资本形成 = 固定资产投资 –土地购置费(土地征用、购置及迁移补偿费) - 购置旧设备和旧建筑物价值 + 商品房销售增值 + 500万以下固定资产投资 + 无形固定资产价值    (1)

           理论差额 = 固定资产投资 – 理论上的固定资本形成 (2)

        官方差额 = 固定资产投资 – 固定资本形成 (3)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infoconcrete.com)
        本文链接:http://www.infoconcrete.com/data/118648.html
        收藏
        瑞丰贵宾厅酒店_瑞丰贵宾厅集团_瑞丰贵宾厅娱乐平台 女足击败巴西夺冠| 携号转网试运行| 李菁菁宣布退圈| s9总决赛fpx夺冠| 女足击败巴西夺冠| 蔡元培故居1.5亿| 中卫回应林区污染| 女足击败巴西夺冠| 徐冬冬发文| 乒乓球八连冠|